首页> 旅游中国> 2016旅游中国> 专栏作家

丽江古城罢市幕后 保护者与民争利

潘泱 丨 中国网 丨 2016-06-02


 

 

中国网6月2日讯 昨天上午,云南丽江古城商户集体罢市,抗议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设卡收取古城维护费,他们均认为收费卡点导致客流量下滑,影响商铺生意。从当地人士提供的照片来看,古城内整排街道已经关门停业,几不见游客。

不过,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表示,昨日11时以后,部分商铺已陆续开始正常营业,而古城内游客游览秩序也恢复正常。据记者了解到的情况,商户开门确有其事,但部分商家透露,他们都接到了官方的“谈话”,或是迫于压力开门营业。

针对此商户罢市事件,记者随即对多位丽江古城内的客栈、店面老板进行采访,得出的结论几乎一致,古维费从一开始每天下午6点开始不收,到接下来延长至晚上12点,再经调控到晚上9点。并且自从古城围城后,以前可以“不花钱”进出古城及周遭景区的路口,均设有管理人员的严格检查票据。

事实上,丽江古城为开放式景区,居民或游客可通过某些途径进入景区。因此,古管局不仅堵死所有进入景区的“捷径”,采取一系列措施严防死守,甚至当地居民或者暂住人员,都造成了严重的困扰。有人坦言,这种毫无“人情味”的模式,简直让我对丽江古城失望了。

但不管怎么说,一系列的波动使得古城游客骤减,白天路上几乎没有游人,导致商铺亏本经营,这已成商户们公认的事实。

 

 

古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段时间以来,有一些商户因为自身经营不善,可能是自身经营模式的问题,导致效益不明显,出现关门的情况,有些人听信谣言,还有些不明情况的人想制造点声音,在网络上散播谣言。而古城维护费的征收是否导致商铺亏损,未经官方核实。

当日下午,丽江市委宣传部外宣办就发出通报称,丽江古城于1997年12月4日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为筹措古城保护管理资金,2000年云南省人民政府批准,对到丽江县城市规划区旅游及从事其他活动的人员收取丽江古城维护费,收费标准为20元/人/天。2007年,经云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省财政厅批准,将丽江古城维护费的收费标准调整为每人次80元。根据《云南省丽江古城保护条例》的规定,利用丽江古城资源从事经营、旅游或者其他活动的单位和个人应当缴纳丽江古城维护费。

通报提出,关店停业现象发生以后,丽江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古城区委区政府及相关部门及时组织人员在关店停业的街道进行宣传、疏导。上午11时后,部分商铺已陆续营业,大研古城游客游览秩序正常。相关部门对部分煽动、教唆经营户参与关店停业、胁迫正常经营者关店停业的人员,已经依法介入调查处理。

古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段时间以来,有一些商户因为自身经营不善,可能是自身经营模式的问题,导致效益不明显,出现关门的情况,有些人听信谣言,还有些不明情况的人想制造点声音,在网络上散播谣言。而古城维护费的征收是否导致商铺亏损,未经官方核实。

丽江市委宣传部外宣办的通报言之凿凿,有法有据有历史,并定性为一起“不明商家被煽动、胁迫性事件”。古管局也同样将“关门事件”定义为“可能”是商户自身经营问题,不明真相的商户反而将责任归咎为古管局。但这在一些有心人眼中,却难逃“推卸责任”之嫌。

在商言商,店主们拼着一天亏损几千的费用“关门”抗议,这又何苦来哉!

北京市法学会旅游法学研究会会长杨富斌认为,此次事件可谓与“草原天路”收费事件极为相似。一方面存在当地政府有与民争利之嫌,另一方面也暴露了当地政府有懒政之举。

国家已经颁布实施的《旅游法》和国务院在《关于加快发展旅游业的意见》中都明确地提出,要把旅游业培育成为国民经济的战略性支柱产业和人民群众更加满意的现代服务业。在此大背景下,丽江古城出现商家集体关门事件,着实令人感到惊诧。

在杨富斌看来,丽江古城商家以“关门行动”进行抗争,无疑表明他们对丽江有关部门收取过高的维古费和查验时间过长极度不满意。不管当地政府对古维费收取的数额多少,或是有关部门确定的检查时间合适与否。普通游客作为旅游消费者,肯定会从切身感受出发,权衡支出80元维古费去古城是否值得。他们用脚“投票”,尽量在白天不再去古城游玩,结果是丽江古城游客骤减,商户利益急速下滑,这就是对当地政府收取维古费的实际回答。

而商家作为旅游辅助服务者和旅游经营者,是需要通过服务游客和销售商品而获得合理的利润。所以,在游客减少利益下滑和传言提高维古费的双重前提下,商户们关门抗议以引起社会关注,是可以理解的。

“从第三方眼光看,这无疑是当地政府与民争利造成的。”杨富斌一针见血地指出,此类行为的背后都是经济利益在作祟。如果当地政府不看重短期内迅速增长的财政收入,而是尽地方财力不断加大对古城基础设施的财政投入,逐渐让游客少交,甚至不交维古费,其结果定是游人如织,商家又何有愁。

北京古迹也堪繁茂,却从未闻所谓之“维古费”,很多地方确实投入大笔财政经费,却免费面向公众开放,因此北京的旅游市场越来越兴旺。当然,北京与丽江两地财力不可并论,但是,依靠此等与民争利的方式推进当地旅游业的发展,只能是南辕北辙,适得其反。杨富斌表示,希望当地政府不要竭泽而渔,应三思而行。

其次,之所以提出此次事件暴露了当地政府有关部门的懒政行径,是因为当地政府有关部门并没有对收取维古费本身进行科学的论证和公开透明说明,以消除游客和古城里众多商家的疑虑。

丽江古城虽不设置门票,但变相通过收取维古费来补偿政府对古城的投入,这在当地政府财力不足的情况下无可厚非。然而,杨富斌提出疑问,究竟应当收取多少维古费?收费时间多长?维修古迹需要多少费用,开支是否合理、公开、透明?其中是否存在挪用专项费用的行为?诸如此类问题,当地政府有关部门是否做过这些细致的论证工作?是否对游客、商家和社会做过说明?

如果这些问题都没有经过科学的论证和清楚的说明,只是简单地公布“截至2015年底,古维费累计征收入库277198万元,累计贷款391200万元,目前仍有15.68亿元的债务余额”等这些“数字”,就难以真正地服众。

尽管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对维古费的使用管理情况,主要是实行纪委监督和三类审计,截至2015年,没有发现资金使用违纪违规行为。但是,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塔西陀陷阱”一样,目前我国不少地方政府的言行已经不能取信于民。

杨富斌强调,当地政府有关部门只有真正按照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去做,真正地为游客着想,真正地为商家着想,使游客高兴而来,乘兴而去,才能真正地促进当地旅游业的发展。这样,最终受益的不仅是游客和商家,而是当地人民群众和当地政府。同时,也会真正地使此类“关门事件”不会再次发生。(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