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湖广会馆:老戏台谱写京剧魅力新故事

发布时间:2020-10-20 10:51:20  |  来源:中国网  |  作者:常跑跑  |  责任编辑:尚槿
大字体
小字体

【点睛】北京湖广会馆,在中国近代史上可以说是赫赫有名。它因低调的性格及小众偏爱的京味属性,并不在大多数人的注目之中。但,“她可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北京湖广会馆历史上这里不止汇聚梨园精英,还有各方京城名流,孙中山就是在这里成立了国民党……现如今,湖广会馆还是那个湖广会馆,但在这处有近200年历史的戏台上,唱的是传统的京剧,说的是德云社的相声;而台下,依旧是鼓掌喝彩的观众。从戏楼茶座的桌面上,清晰可见一个叠一个的茶杯印子,就能看出现在的湖广会馆依然承袭着旧时的精彩。



北京湖广会馆的前世今生

清嘉庆年间,在北京虎坊桥,建起了湖广会馆。初建时为私宅,后在道光十年(1830年)集资重修,升其殿宇,建筑戏楼,添设穿廊,增置亭榭,园中种竹木花草,堆假山、太湖石,逐渐成为前清时名流学士宴会唱酬的地方,也成为宣南胜地。后来,在京任职和经商的“两湖”人士在名流召集下,集资翻修这处宅子,用以招待湖南、湖北进京参加会试的举人,湖广会馆的名字也就这样被流传了下来(元代的时候湖南、湖北统为湖广省)。这个会馆后来也跟湖广一代渊源很深,包括曾国藩这样有名望的人也经常光顾;两湖旅京人士也定时在此聚会、礼神和祭祀乡贤(形式上有点像现在的驻京办事处)。再后来,孙中山在这里成立了国民党,中国近代史掀开了新的一页。



如今,北京湖广会馆周围都建起了现代感十足的大楼,嘈杂的人声和汽车奔跑的声音,让这座老建筑在玻璃幕墙的反衬下,显得沧桑内敛,虽然默不作声却又韵味十足。推开吱呀作响的红漆门,一脚迈入其中,碧瓦朱甍,假山亭榭,长廊回转。戏楼的舞台为方形开放式,正中挂有黑底金字“霓裳同咏”的匾额,两侧对联是:“魏阙共朝宗,气象万千,宛在洞庭云梦;康衢偕舞蹈,宫商一片,依然白雪阳春。”舞台台沿有矮栏,坐南朝北,台前为露天平地(后改为室内戏楼),三面各有两层看台;戏台天幕为黄色金丝缎绣制的五彩龙凤戏珠、牡丹、蝙蝠、如意吉祥图案。二层看楼环拱,共设12个包厢,看池及包厢中均设置仿古硬木家具。

京城现存为数不多的会馆戏楼

笔者来到北京湖广会馆这一天,恰逢周一闭馆,馆内,青年京剧人鲁威与票友王桐欣二位,正在排演《贵妃醉酒》中的一折戏,台上二人红裙绿袍,扮相俊美,咿咿呀呀地唱的带劲。空馆无人,楼上楼下朱红色桌椅摆放整齐。北京湖广会馆经营策划部经理杜彦锋在台下看得津津有味,闲暇之余,笔者听他聊起了北京湖广会馆的现状。



杜彦锋说:”如今,在北京湖广会馆这个老戏台上,演的大多还是旅游戏。有的旅游团到北京专门预约湖广会馆的京剧演出,那就给他们专门安排演一些小折子戏,比如《闹天宫》、《斗罗汉》、《拾玉镯》这类。小折子戏情节张力大,唱词易懂,演起来热闹,来自五湖四海的客人一般都能看懂。当然,会馆经常会演一些骨子老戏,那就是台上吟唱,台下客满,唱的精彩听得入迷,喝彩不断,那种热闹景象就犹如把时光拉回到过去。”

清朝时正乙祠、湖广会馆、安徽会馆、阳平会馆被称为京城“四大戏楼”,汉剧、豫剧、蒲剧、粤剧、黄梅戏、梆子、昆曲等许多剧种,都曾在会馆中上演,促成了乾隆五十五年的徽班进京。晚清及民国时期,梅兰芳、谭鑫培、余叔岩等名演员常在北京湖广会馆的这个戏台上演戏。当时的大师级艺术家,都觉得在湖广会馆演一出戏是一种荣耀。时间流转飞逝,现在重修的湖广会馆被开辟为北京戏曲博物馆,京内京外各院团的名家和戏迷、票友这里也经常有演出,成为展示戏曲精品,普及戏曲知识的重要阵地。



杜彦锋介绍道:“北京的老戏园子,除湖广会馆外,还有安徽会馆、正乙祠、恭王府、颐和园的德和园戏楼等,现存的古戏楼已然不多了。早先的京城戏楼主要有宫廷、王府、会馆三大类,而会馆戏楼作为民间戏楼的典型代表,见证了中国戏曲的发展,北京湖广会馆作为会馆戏楼的代表,在重修时将戏台和后楼“整旧如旧”,井字木结构的建筑拢音极强,原汁原味的剧目道尽了京剧的精髓。而戏楼里现设茶座客席,满座280人左右刚好。我们坚持不将观众席换成能坐更多人的连排座椅,也是为了保持住这种听戏的氛围。”

杜彦锋说,湖广会馆原有的百年票房“赓扬集”,现在每周六上午依然火爆。“赓扬集”是由天津谭派名票王君直先生始创,曾经火爆京城,云集了大量的文人雅士以戏会友。“赓扬”二字取“继承发扬”之意,湖广会馆票房已成为戏迷朋友的精神家园,成为培养京剧新秀的艺术摇篮。很多票友都以能在湖广会馆大戏楼舞台上过上一把京剧瘾为荣。“赓扬集”已经成为目前北京历史最悠久、影响最大、品味最高、票友最多、环境最好、媒体关注度最高的京剧票房。



有故事的湖广会馆成为京城文化符号

杜彦锋边介绍边带我转转北京湖广会馆的后院,后院长廊上挂着鸟笼、空地上架起大木海,里面养着“绣球”、“龙井”、“红帽子”等品种的金鱼。



笼鸟欢叫,金鱼戏水,太湖石造景,绿植花海点缀出秋天的颜色,让这后院成为了一处京城内难得的僻静之地。会馆里的乡贤祠、文昌阁、宝善堂、楚畹堂、风雨怀人馆、子午井,各个都有故事。



在乡贤祠楼上的文昌阁中,供奉着“文昌帝君神位”,这在京城内也算是少见的,当时设立“文昌帝君神位”,也是为了给湖南湖北两省进京赶考的考生图个彩头。



而楼下的子午井,更是神奇不已,每日逢子、午时,清泉上涌,甘洌异于平时,所以被纪晓岚称为叫“子午井”。井台刻有铭文,为傅岳棻撰序,作于民国三十二年(1943年)淘井竣工之时,记述了子午井的名称来源和其地的始末,其中一段如下:“湖广馆文昌阁之下有井曰子午,纪文达《阅微草堂笔记》云:‘子午二时汲则甘,余时则否,其理莫明,或曰阴起午中,阳生子半,与地气应也。’然二时何以水味独甘,其理究不可知,或说亦末足据。”



杜彦锋介绍道,北京戏曲博物馆设立在文昌阁内,是1997年北京市挂牌的第100家博物馆,当时在全国各地征集京剧文物,基本陈列为“北京戏曲史略”,以戏曲文献、文物、图片和音像资料等多种形式,向观众展示了以京剧艺术为主线的北京戏曲发展史,其中有清代内廷供奉陈德霖的进宫腰牌,武生泰斗杨小楼演出用的戏装等珍贵藏品 。


湖广会馆经营策划部经理杜彦锋


杜彦锋聊起自己,原来也和京剧有着不解之缘:“我是中国戏曲学院毕业,算是科班出身,2012年到湖广会馆工作,对会馆有着深厚的感情。日常,我除了在湖广会馆里工作,还喜欢唱唱京剧、画画戏曲。我刚为中国戏曲学院建校70周年创作了一幅名为《谆谆如父语 殷殷似友亲》的画作,近日已捐赠给了母校,并被中国戏曲学院收藏,我希望能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将国粹文化更好地传承下去。”


配图:杜彦锋的京剧画作品及画作内容赏析



《谆谆如父语 殷殷似友亲》


《谆谆如父语 殷殷似友亲》画作中是田汉、王瑶卿、萧长华、史若虚四位中国戏曲学院老校长。中国戏曲学院成立于一九五零年元月二十八日,而今迎来七十华诞。此间栉风沐雨,不忘初心,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田汉、王瑶卿、萧长华、史若虚四位老校长皆是无私奉献,不遗余力,为新中国戏曲教育事业做出卓越贡献。学院和戏曲人永远铭记先辈之丰功伟绩,继续为国家和社会培养戏曲专业及相关艺术人才,德艺双馨,继往开来。


《关怀》


《关怀》展现了周恩来总理亲切接见京剧《杨门女将》佘太君扮演者王晶华与穆桂英扮演者杨秋玲等参演演员的这一温馨画面。2019年正值京剧《杨门女将》创演整60周年,又逢伟大祖国70华诞。表达了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党和国家领导人对传统文化和国粹艺术的高度重视,以及对文艺工作者的深切关怀。


《巨匠》



《巨匠》表现的是齐白石与梅兰芳二位先生的师友之谊。齐白石与梅兰芳均为享誉二十世纪中国的艺术大师,一位蜚声画坛,一位名满梨园。二位先生之间的师友之谊,成为艺界之美谈佳话。


《财源辐辏》


昆曲《财源辐辏》是过去堂会中常演的剧目,而且在每年阴历大年初一“开箱”时也经常加演。先由四位武行演员扮云童,再由武生、净、老生等扮招财童子、利市仙官、黑虎形、赵玄坛等神仙。这是一出吉祥戏,最讲究群唱,要求台上所有演员一同合唱:【粉蝶儿】、【泣颜回】、【点绛唇】、【石榴花】、【斗鹌鹑】、【上小楼】等曲牌,非常齐整好听。


《天女散花》


《天女散花》系梅兰芳先生早期古装戏代表剧目。剧演维摩居士在毗耶离大城中现身有病,如来命文殊师利菩萨,率领诸菩萨诸大弟子前去问疾,藉谈妙法。文殊等领法旨而去,如来又命天女到维摩居士室中散花,以验结习。天女奉旨,率众花奴,往赴散花歌舞。在第四场“云路”和第六场“散花”中,梅先生载歌载舞,创造了许多优美的舞蹈动作;对于京剧舞蹈艺术的改进,曾起了很大的作用。

(常跑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