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斌:未来景区刚需由人民向往的美好生活决定

发布时间:2020-10-21 12:11:55  |  来源:中国网  |  作者:伍策 一丁 馋人  |  责任编辑:宋卿
大字体
小字体

【点睛】维持“人山人海吃红利,圈山圏水收门票”的传统经营模式,既使不被市场所淘汰,也会为时代所摒弃。经此一疫,旅游业不可能回到过去了。



10月20至22日,由中国旅游研究院、常州市金坛区人民政府和常州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联合主办的“2020中国未来景区大会暨长三角旅游高质量发展金坛茅山论坛”在常州举行。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出席并发表题为《未来景区·中国梦》的主题演讲。戴斌表示,酒店是用来住的,景区是用来游的。小康旅游时代需要什么样的景区,是人民向往的美好生活所决定的。

戴斌透露,旅游消费信心已经全面恢复,旅游发展潜力正在全面释放。依托国内超级大市场,我国旅游经济已经进入疫情防控常态情境下全面复工复产复业新阶段。刚刚过去的国庆节、中秋节八天长假,全国共接待国内游客6.37亿人次,按可比口径同比恢复79.0%;实现国内旅游收入4665.6亿元,按可比口径同比恢复69.9%。与端午节假期相比,恢复进度分别提高了28个和39个百分点。



戴斌认为,今天的局面来之不易。春节以来,习近平总书记亲自部署、亲自指挥,做出一系列指示批示、多次考察视察和发表重要讲话,中央政治局多次召开常委会议专题研究部署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3月4日,中央做出了对最新形势的研判,“已初步呈现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生产生活秩序加快恢复的态势”,对复工复产做出了包括员工尽快返岗复工在内的一系列部署,为旅游战线转入“防控型复工”新阶段,推动旅游业高质量发展,完成全年文化和旅游系统工作目标坚定了信心,明确了任务。

人民需要游得放心的安全景区,也要玩得开心的品质景区。旅游景区可能是开放的,也可能是室内的,可能是自然地理空间,也可能有历史文化遗址,管理体制和经营模式各不相同。任何时候,景区都要把游客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为什么旅游法要求景区核定最大和最佳承载量?为什么疫情期间对开放景区提出了不超过最大承载量的30%,跨省团队旅游业务恢复后不超过50%?为什么对于有动力游乐装置提出严格的技术标准并定期检测?就是因为生命高于景观。景区提升安全水平,不能只靠层层部署动员和不计成本的人力资源投入,还要依靠制度、标准和程序,也要依靠设施设备和技术保障。



“从目前情况来看,对人力因素强调得多,节假日期间也执行得比较到位。从长期来看,制度的技术将是景区提升安全保障和服务水平的关键动能。”戴斌如是说道。

2020年3月31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杭州西溪湿地,高度肯定了景区预约制度,“预约旅游,现在一律要求在定额的30%,我觉得这些还都是需要的,这也是一个国家治理水平的表现”。中国旅游研究院牵头申报,杭州智游宝公司牵头实施,深大智能提供技术支持的国家“科技助力经济2020”重点专项《基于分时实名预约的文旅行业疫情防控综合管控云平台》,将利用人工智能、红外热成像等先进技术开发分时实名预约系统,研发GIS(地理信息系统)和AR(增强现实技术)的可视化管控系统,提高包括景区在内的文化和旅游行业应急处理能力,提升旅游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



戴斌强调,旅游景区不仅是自然空间和历史遗址,也是生活空间和当代场景。“我很欣喜地看到越来越多的景区开始接受文化创意和IP的概念,并不忌讳把自己打造成网红打卡地。重庆洪崖洞、成都大熊猫繁育基地、广州塔、杭州良渚港南村,越来越多的当代生活场景成为主客共享的美丽新世界,并成为提升目的地‘在线旅游资产指数(TPI)’的重要因素。”戴斌指出,景区可以做网红,但是网红绝不是景区的全部,更不能到处是玻璃栈桥和“天空之镜”。没有什么边界是不可打破的,没有什么模式是不可以变革的。旅游业界要有清醒的认识。

人民需要开放共享的普惠景区,也需要利益兼容的创新景区。相对于主题公园和室内游乐园,社区公园、城市公园、郊野公园、地质公园、国家文化公园,无疑带很有很强的公共属性。希望让城市居民和外来游客玩得起的同时,对群众性文化活动要有更强的包容度。老百姓是这块土地上的主人,那些文化、体育和休闲活动就是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而不是为了金钱和掌声表演给谁看的。因为他们,自然空间才有了生活的气息,祖国大地上的遗产、博物馆里的文物、书本上的文字才灵动起来。

戴斌指出,无论我们愿意还是不愿意,依托传统自然资源和历史文化资源的景区都将面临门票下降甚至“零门票”的趋势。现在对旅游景区的管理主要是建立在分级而不是分类基础上的,对于迪士尼、欢乐谷等市场化的主题公园和更多的室内乐园来说,不管有没有等级,门票都不应也不会是政府价格管制的重点。但是对于利用山水林草和文化遗产等公共资源发展起来的旅游景区而言,持续推进其门票价格的下降,是“让老百姓玩得起”的政策选择,也是旅游业高质量发展的战略要求。未来的旅游景区在践行“全民共享”的公共责任时,作为消费流量入口的属性将会得到进一步凸显。从这个意义上说,不管是主动的发展转型还是配合政府的目的地推广策略,门票减免都是景区必须要承担的代价,而不是什么“不合理低价”“恶性价格竞争”。要相信企业家的创新能力,未来的景区将会通过二次消费、衍生产品开发、“景区+”生态系统构建等方式拓展更加广阔的市场空间。维持“人山人海吃红利,圈山圏水收门票”的传统经营模式,既使不被市场所淘汰,也会为时代所摒弃。经此一疫,旅游业不可能回到过去了。



“这个判断,是对旅行社、酒店说的,也是对旅游景区说的。”戴斌如是说道。

人民需要面向未来的数字景区,也需要可持续发展的绿色景区。加强科技应用是转换动能,推进旅游业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举措。无论是2009年国发41号文件确定的“国民经济战略性支柱产业和人民群众更加满意的现代服务业”,还是2019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的“推进旅游业高质量发展”,都要求旅游景区不能再吃老天爷和老祖宗留给我们的遗产了,而是要适应新需求,培育新动能,促进新发展。这就要求我们从旅游观光和娱乐需求的角度,而不是简单地从供给侧把景区局限在开放或者室内空间。相对于OTA(线上旅行代理商)对旅行社,经济型酒店对旅游饭店的冲击和影响,过去二十年里,景区错失大众旅游时代由资本、技术和企业家合力推动的市场创新机会。旅游景区、主题公园和游乐园行业还是没有摆脱传统的思维和发展模式。

未来的景区要以新动能满足新需求。在景区投资、产品研发和战略演化的过程中,不能只是敬畏自然,还要建构人文,让游客在与自然、与居民和员工自然互动的过程中体验生活的美好;不能只是致敬历史,更要面向未来,让游客在高科技、新配置的场景中感悟宇宙、生命和文明;不能只是按照过去那种只分级不分类的标准建,更要面向市场,发挥市场主体在资源配置中的主导作用。

景区的科技含量体现在新型服务项目上,也体现在支撑景区运营的装备设施上。我们看到,5G、大数据、边缘计算、无接触服务、增强现实、电子竞技、火星营地等高科技术已经广泛应用到经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旅游和休闲场景,迪士尼、环球影城、法拉利世界、默林,越来越多高科技项目进入一线景区的行列。

戴斌说,在资源决定竞争力的大众旅游时代,我们可以通过市场开放和制度创新而获得竞争优势。在技术决定赛道的小康旅游时代,如果没有实验室经济的支撑,看不到“科技+文创”的未来,景区很可能成为远古的恐龙。为此,中国旅游研究院愿意与中国旅游景区协会、中国游戏机游乐园协会等行业组织,与旅游集团二十强为代表的市场主体加强合作,共建未来景区实验室合作网络和旅游大数据平台。

酒店是用来住的,景区是用来游的。小康旅游时代需要什么样的景区,是人民向往的美好生活所决定的。游客关注的不是你有多少个A,门口有多少个牌子,而是那片空间有没有温暖的生活和向上的力量。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时代,只要能够听到市民和游客欢快的笑声在林中飘浮就好,至于叫公园,还是叫景区,真的不是很重要。

“只要我们坚决贯彻以人民为中心的旅游发展理念,沿着普惠、绿色和数字化的目标不断前行,小康旅游景区梦就一定能够实现,也一定要实现。”戴斌如是说道。(伍策 一丁 馋人)

客户端中查看
手机中查看